学习园地
学习园地
点击到点赞:中国共产党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的科学定位及有效实现发表时间:2018-09-05 分享到:

  摘  要:网络生存为新时期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提供巨大空间场域,中国共产党在全面从严治党进程中积极引导网民对主导意识形态由点击认知转为点赞认同,有效实现主导意识形态向主流意识形态转变。这一进程拓展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空间、强化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思维、突出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目标、彰显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举措。意识形态点赞是自觉认同感的心理定位、理论科学化的真理定位、道德制高点的伦理定位、最大公约数的法理定位、开放包容度的情理定位、思维批判性的学理定位与实践公信力的常理定位,需要政党上网、理论上线、数据上手、媒体上阵、宣传上档与法律上场的综合支撑。

 

  关键词:全面从严治党;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和主导权,坚持正确导向,提高引导能力,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当前网络成为人们互联互通的新时空,日益成为舆论生成的策源地、舆论传播的集散地与舆论斗争的主阵地。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10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1.7%。[1]习总书记指出: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的,人在哪儿重点就应该在哪儿。面对互联网这一巨大能量场,党如何加强和改进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引导网民由点击认知转变为点赞认同主导意识形态,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战略命题。

一、实现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战略命题

  作为新时期推进党建的伟大工程,全面从严治党面临网络生存环境的严峻考验,其中,牢牢掌握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命题。

  (一)“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拓展“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空间

  习总书记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领网已成为继领土、领海、领空、领域之后执政党治国理政的第五空间,“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场域理应包括网络虚拟空间,美国学者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断言:谁掌握了信息,控制了网络,谁就将拥有整个世界。网络作为当代最大公共舆论场,意识形态传播早已由葛兰西所说“市民社会”转移到“网络社会”,当代意识形态斗争要以“互联网+意识形态”思维抢占网络高地。作为客观存在,网络意识形态不是空洞的概念,也并非崭新形态,在本质上是网络生存方式的镜像表达,以线上线下方式在网络界面中延伸拓展。

  (二)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强化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思维

  毛泽东指出:掌握思想领导是掌握一切领导的第一位。[2][P435]作为思想形态的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马克思指出:如果从观念上来考察,那么一定的意识形式的解体足以使整个时代覆灭。[3][P170]当前非传统网络意识形态安全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焦点,执政党需要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用从严战略思维迎接网络意识形态各种挑战。首先,西化挑战。毛泽东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4][P194]当前西方发达国家凭借技术优势在网上到处攻城略地,不遗余力包装贩卖西式价值观念,渗透与反渗透成为网络常态。美国原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说过:有了互联网,对付中国就有办法了。其次,弱化挑战。习总书记8.19讲话指出: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当下网络成为不折不扣的“跑马场”,马克思主义受到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伪马克思主义攻击污蔑,网络意识形态斗争要“跑马不放马”,通过竞争壮大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科学真理,它是不怕批评的。再次,虚化挑战。虚拟性使得以思想形态面貌呈现的网络舆论可谓是“虚上加虚”,例如信息虚假、历史虚构、价值歪曲、谣言四起、社会抹黑、商业炒作等负能量包围极易造成网民思想混乱,削弱主导意识形态的认同感、信任度及权威性。

  (三)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突出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目标

  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是党的优良传统与政治优势,当下如何将领导权延伸网络空间提升执网能力,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目标。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中描述: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强权的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互联网给意识形态斗争带来巨大机遇也产生前所未有的挑战,需要扬长避短与趋利避害。一方面,肯定网络强化的作用。网络大众传播形成官民舆论场的联通,拓宽意识形态工作覆盖面;网络超时空性、交互性与平等性互动使意识形态传播由“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网络多媒体与超文本特征使单一枯燥的文字信息被形象生动的视觉画面所取代;隐形人身份让网民畅所欲言,隐身不等于隐藏,以信任为基础的自媒体关系圈让信息更容易被认同。另一方面,防范网络弱化的功能。数字化生存也存在阻碍公共理性的建构与正能量的传递,弱化主次、等级、中心与权威;网络具有娱乐至死的后现代主义典型特征,娱乐扩张使真实隐退,游戏入侵造成责任淡化,泛娱乐化具有间接颠覆传统、消蚀权威、亵渎民主与扭曲价值的潜在危险;网络自由使得情绪宣泄变得极端化,“站队”不“站对”的非理性狂热导致个案问题扩大化,上网发帖、下网上街的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

  (四)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彰显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举措

  习总书记指出: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全面从严治党,关键在治权。数字化生存使得意识形态领导权的结构出现较大变化,从权力生成机制来看,其话语权、管理权、主动权与主导权尤为突出,需要科学合理配置,不断提升政党执网能力。首先,话语权是基础。福柯认为话语即权力,领导权在形式上凸显话语的非强制性吸引,即(谁在说,对谁说)、主题(说什么)与方法(怎么说)三维度影响力。其次,主动权是前提。领导权在状态上表现为以攻为守的策略来增强思想防御能力。习近平指出: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基本不看主流媒体,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人,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再次,管理权是保证。领导权在运行上体现党管意识形态原则,通过优化人财物促进主导向主流意识形态转化。最后,主导权是核心,领导权在内容上展现执政党加强顶层设计与制度健全确保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二、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的科学定位

  毛泽东指出: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5][P742]作为思想价值观念的非强制性吸引力,意识形态领导权在性质上是一种软权力与软实力,本质上是一种思想自由。“如果没有思想上的自由,人们就不会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那就谈不上对其思想的说服和引导,也就不存在意识形态领导权。”[6][P742]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作为网民主动点赞认同主导意识形态的非强制影响力,展现意识形态自身魅力与网络传播规律,存在心理、真理、伦理、法理、情理、学理与常理多重定位。

  (一)心理定位——自觉认同感

  马克思指出:理论只要能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7][P9]网络时代意识形态领导权不是靠组织化的强力来维系,更多依靠舆论宣传的吸引来提升,官气十足必然是底气不足,不可能获得网民的普遍赞同,甚至加剧对立情绪,只有在自主选择中发自内心的自愿同意与自觉认同,才能实现从认知向认同转化。美国学者约瑟夫.奈认为软实力是资源倾向于与同化性或者吸纳性力量(Cooperative power)而不是资源与命令性或者支配性力量(Command power)联系在一起。葛兰西也认为思想不能被统治但可以引导,他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没有像资产阶级那样将意识形态深深植入内心世界。自觉认同是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生成的心理起点,但这种心理又不是自发产生的,需要创新文化内容与改进传播方式激发网民心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毛泽东指出:思想斗争同其他的斗争不同,它不能采取粗暴的强制的方法,只能用细致的讲理的方法。[8][P231]

  (二)真理定位——理论科学性

  列宁曾说过:如果认为人民跟着布尔什维克走是因为布尔什维克的鼓动较为巧妙,那就可笑了。不是的,问题在于布尔什维克的鼓动内容是真实的。“真实的”意识形态即科学的意识形态,其发挥作用方式是自愿认同的感召力,这是由意识形态内容的科学性决定的。马克思指出: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本质。[7][P9意识形态能赢得网民点赞认同主要来自其理论内容的说服力,反映出网民对其规律性的理性反思,这是实现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内在要求,否则,意识形态破绽百出,只有具备科学的立论基础,意识形态才具有真理的权威性。网络生存背景下主导意识形态要不断与时俱进,根据人们“无网不在”生存方式建构科学意识形态,为网民提供理想信念的支撑。

  (三)伦理定位——道德制高点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列宁指出:任何一个代表着未来的政党的第一个任务,都是说服大多数人民相信其纲领和策略的正确。[9][P476]意识形态不仅要有理论科学性使其走在时代前列,还要具有伦理正义性能够代表社会大多数,即实现正确舆论引导人与正义力量团结人的有机统一。网络多元化背景下实现意识形态领导权必须占领道德制高点,伦理正义与道德化身是获得网民真心点赞的关键,是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的伦理定位。中国共产党作为“三个代表”与“二个先锋队”,具有占领网络道德制高点的优势。党章明确指出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利益,党坚持立网为公、执网为民,实现党的意志与网民心声的有机统一。随着改革深化、群体分化与利益固化,网络舆论时常出现割裂与对立党性与人民性的错误言论,针对“你是替党讲话还是为百姓说话”这种伪命题,习总书记强调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

  (四)法理定位——最大公约数

  毛泽东强调党要有“共同语言”,社会主义国家要有“统一意志”。主导意识形态应是多元思想的最大公约数,即卢梭所讲公意。实现意识形态领导权是思想多元走向价值共识的过程,思想多元是价值共识生成的前提,没有思想多元何谈价值共识,价值共识是思想多元引导的结果,是实现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存在意义。执政党意识形态宣传不是简单地网络复制,而是致力于引导主导与非主导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自由交锋并达成交集的过程,即多样倡主导、多元谋共识,寻求官民舆论场的最大公约数,提炼一种具有普遍合法性意义的网络价值准则。葛兰西强调:共产党需要在意识形态上完全一致,以便能够在任何时刻完成它作为工人阶级领袖的职能。[10][P89]当下执政党要以公共精神培养党员公共素养,以公共利益为现实关照,以公共政策为抓手反映网情网意网事。“如果政党真正做到了集中各种利益,或者改造它们使之能在这方面多做些工作,它们完全能成为政治过程中最重要的工具。”[11][P351-352]

  (五)情理定位——开放包容度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果说法理定位是主导与非主导意识形态的“求同”,那么情理定位则是主流与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存异”。网络传播使主流意识形态不再唯我独尊,呈现多元交织、交锋、交流与交融的场面,价值共识既是对主流的认同拥护,也是对非主流的理解包容。故步则难以进步,排斥则导致孤立,主流意识形态只有具备兼容并蓄的气度与品格,才能增强其影响力与感染力。近年来西方政党为争取选民支持,积极介入网络意识形态的兼容化运作,甚至还打出“网络党”(CyberParty)、“兼容型政党”(catch-all party)的旗号,这种名为增强包容性实则推行中间化做法值得我们认真思考。主流意识形态要突出古为今用与洋为中用的时空兼容,照顾最大多数与鼓励先进少数的主体兼容,充分吸收借鉴非主流意识形态的正能量与合理性,赋予意识形态的政党主导、社会主流、国家主体的协同兼容。

  (六)学理定位——思潮批判性

  恩格斯指出:只有清晰的理论分析才能在错综复杂的事实中指明正确的道路。[12][P283]意识形态在经典作家那里一开始就具有学理批判性,通过明辨是非来解疑释惑。网络既为科学意识形态有效传播提供巨大舞台,但也为错误思想沉渣泛起提供滋生温床,任其肆意蔓延会严重误导网民判断选择,需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揭示其产生根源与实质危害,为网民辨别方向提供思想武器。当前有五大网络思潮防不胜防。第一,自由论。主张网络无政府主义,反对网络的过多国家干预,实质上是新自由主义的网络翻版。第二,普世论。将西式意识形态夸大为人类普适价值,脱离特殊性来抽象谈论价值普遍性,进行趋同化渗透。马克思指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说成是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利益。[7][P100]第三,民粹论。以平民精英二元对立思维推崇平民草根优先至上,反对精英主义与代议民主,常以情绪化感染群众与判断是非,攻击现行体制与秩序。第四,虚无论。这是历史虚无主义在网上的改头换面,以妖化、虚化、丑化的言行或持否定态度诋毁英雄、抹杀传统与歪曲历史,以唯心主义对历史事实进行主观臆断与价值重裱。“虚者,模糊、歪曲也;无者,抹杀、消除也。”[13][P45]第五,终结论。认为互联网一体化与全球化必然是西式意识形态胜利以及其他意识形态终结的一元化,为西方意识形态攻城略地鸣锣开道。

  (七)常理定位——实践公信力

  习近平指出:没有扎扎实实的发展成果,没有人民生活的不断改善,空谈理想信念,空谈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空谈思想道德建设,最终意识形态工作也难以取得好的成效。言必行,行必果,实践公信力是意识形态领导权的常理定位,政党实践直接影响到网民对主导意识形态的认知判断,网民点赞认同来自对政党身体力行,通过听其言观其行判断其言行是否一致,如果差距过大甚至脱节,意识形态可信度大打折扣,甚至被认为是虚伪的说辞与愚民的把戏。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实现意识形态领导权必须通过党的各级组织、广大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通过“创先争优、三严三实与反四风”等教育活动成为主导意识形态的形象示范者与生动实践者,带动民众的认可与赞同。邓小平指出: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凡是需要动员群众做的,每个党员,特别是担负领导职务的党员,必须首先从自己做起。[14][P342]

三、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有效实现

  马克思指出:思想根本不能实现什么东西,为了实现思想,就要有使用实践力量的人。当前,掌握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必须开发主体力量来践行政党上网、理论上线、数据上手、媒体上阵、宣传上档与法律上场的技术路线。

  (一)网络群众路线——政党上网

  今年4月习总书记在主持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时指出: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要学会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实现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归根结底在党的自身建设,要按照全党动手理念,采取“自投罗网”与“退而结网”策略,形成“网络其中”与“网开多面”生态局面,走出一条网络问政、网络问计、网络问需与网络问责的网络群众路线。毛泽东指出: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当前网络意识形态斗争要积极打造一支高素质干部网军,通过这个关键少数发挥其在网络意识形态传播中的骨干作用。葛兰西强调现代国家意识形态领导权主要是通过有机知识分子这一“管家中介”以“分子扩散方式”来实现其粘合剂作用。根据网络传播规律,信息往往并不是直接流向网民,而是经过意见领袖(opinion leader)“二传手”的解读与建构转交于网民。因此,实现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要注重培养“党员意见领袖”,使其成为网络宣传“行家里手”,牢牢掌握意识形态话语权。

  (二)网络思想路线——理论上线

  意识形态实质是思想理论形态,意识形态斗争需要增强思想理论表征与自信。面对多元网络思潮,意识形态斗争不仅要在策略上防范抵制外部思想渗透,最根本的是用科学理论武装头脑,通过理论上线方式并融入到网络宣传、网络文化、网络服务与网络产业之中,引领网络思潮与凝聚社会共识。十八报告指出:加强和改进网络内容建设,唱响网上主旋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体现,核心价值观是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核,网络发声要坚定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把握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与改革创新的时代精神,以“八荣八耻”荣辱观引领网络舆论新风尚,并从国家、社会和公民三维价值观层面整合网民意愿。习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培育和弘扬核心价值观,有效整合社会意识,是社会系统得以正常运转、社会秩序得以有效维护的重要途径,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方面。

  (三)网络技术路线——数据上手

  随着云技术的发展,把人类带入大数据时代,催生以数字化为载体反映不同群体看待意识形态比特流的大数据意识形态模式,意识形态存在方式也从文字主导转向数据合成的样式,数据资源成为意识形态竞争的第一战略资源,数据专业化处理成为掌控意识形态的主要手段。当下最大程度地利用大数据开展意识形态产品生产成为驾驭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的重大课题。执政党需要对在线数据进行全方位收集、分析与研判,透视不同阶层群体的思想状况与发展走向,完善网络舆情舆论常态化监测,找出影响主导意识形态传播的关键阻梗,掌握用户个性化需求实施精准投送,增强主导意识形态的吸引力。

  (四)网络统战路线——媒体上阵

  习总书记在8.19讲话中指出: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动员各条战线各个部门一起来做。统一战线是党三大法宝之一,也是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战略思维。当前互联网成为社会舆论的集中地与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要强化网络统战意识,加强网络阵地、平台与媒介建设。葛兰西认为在市民社会中夺取意识形态领导权的策略是“阵地战”而不是“运动战”。习近平强调:宣传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意识形态斗争必须坚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大力发展红色地带、监管灰色地带与打击黑色地带,力争已有阵地不丢失、现有阵地要创新,尚无阵地要拓展。习总书记强调: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目前网络参与媒介主要分为党政主流媒体、市场运营新媒体与网民自媒体、境内外敌对媒体三大类,前者是主导意识形态的维护者,后者是破坏者,中间是意见表达的经营者与传播者,既可以被引导也可以被误导,是网络意识形态统战争取的对象。

  (五)网络传播路线——宣传上档

  列宁说:一切国家的一切共产党人要普遍而彻底地认识到必须使自己的策略具有最大的灵活性。[15][P209]当下意识形态工作要从时、度、效角度创新网络传播方式,以防正面宣传产生负面效果。首先,分众传播做到对象精准。要以“传播即营销”理念,利用大数据走私人定制传播路线,针对不同受众选择适合内容、节点与方式进行精准投送。其次,从众传播做到话语创新。互联网时代一场学术报告可能抵不过一句给力网络语言,意识形态传播要从“阵地平台争夺”转向“话题话语抢夺”。列宁指出最高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最高限度的通俗和简单明了。目前意识形态网络表述充斥大量政治术语、学术话语与宣传口语,使网民难以产生情感共鸣,降低了点击程度。毛泽东说过:如果我们没有学会说群众懂得的话,那么广大群众是不能领会我们的决议的。[16][P843]再次,微众传播做到内容整合。近年来微博、微信、微视等社交媒体层出不穷,“微言微语微事”场景中要注重宏观审视与微观体验、理性思考与标题阅读、完整叙事与碎片传播的有机结合。“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内在生成规律是意识形态体系与意识形态碎片的辩证统一。”[17][P843]最后,合众传播做到媒体融合。习总书记在中央深改组第四次会议上强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当前要以“互联网+媒体”思维打通传统舆论场与网络舆论场对接,构建立体多样、优势互补、深度融合的意识形态传播体系。

  (六)网络法治路线——法律上场

  俗话说:无法则无天。网络空前自由使得传统舆论把关人的直接调控功能弱化,各种反党、反国、反社会主义言论不断滋生,主流意识形态地位遭遇严峻挑战。互联网不是逍遥法外之地,包容不能丧失底线,言论不能没有顾忌。十八大报告指出: 加强网络社会管理,推进网络依法规范有序运行。法治作为党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也是网络治理的重要遵循,对实现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起到保驾护航作用。习近平指出:领导干部尤其要带头依法办事,自觉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来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必须依法治网走法治化道路,让法律在网络传播中充当间接把关人角色,落实“谁传播谁负责”原则,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来净化网络生态环境。

综上所述,网络生存背景下中国共产党要从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高度审视实现网络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时代意义,科学合理引导网民由点击认知主导意识形态转化为点赞认同主导意识形态,有效实现主导意识形态转变为主流意识形态。

 

参考文献

[1]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http://www.

cnnic.cn/.

[2] 毛泽东.毛泽东文集[M].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3]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4]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M].第10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

[5] 毛泽东.毛泽东选集[M].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 郭燕来.思想自由与思想束缚的双悖论及其破解路向[J].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11(06)

[7]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8] 毛泽东.毛泽东文集[M].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9] 列宁.列宁选集[M].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0] 葛兰西.葛兰西文选[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11] 希尔斯曼.美国是如何治理的[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

[12]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37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

[13] 田居俭.旗帜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J].求是,2013(19).

[14] 邓小平.邓小平文选[M].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15] 列宁选集[M].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6] 毛泽东.毛泽东选集[M].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7] 郭鹏飞.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生成规律探微[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4(12)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